少林寺是禅宗还是武宗

“禅”和“武”不是“熊掌”和“鱼”的关系,而是水乳交融的整体。  

     
    素斋特别简单。席间没有花样百出的“素鸭”、“素蟹粉”之类,但是炒茄子、炒藕节、凉拌黑木耳都非常可口。我们自然就想到少林寺僧人的日常生活和释永信修禅的规律。 

     
    少林寺僧人一天的生活很有规律,他说,几乎像军队一样刻板。早上5点,集体起床,寒冬腊月也不例外,先做一些洗漱吧;5点半开始,一部分僧人在禅堂坐禅,一部分僧人去山上练功,练功地点都比较隐蔽;7点钟在斋堂里面吃饭,武僧饭量比较大,斋堂要保证他们吃饱;8点钟开始接待一些香客、游客,这香客和游客也有旺季和淡季,每逢暑假,总是人山人海的大学生;中午11:30,所有僧人在斋堂里面集体吃饭,少林寺再怎么说总是保证僧人每顿饭都有豆制品,大豆蛋白。吃完午饭以后,一部分僧人去休息,上网也罢,修禅也罢,练武也罢,自便。同时,一部分僧人就开始换班,换另外一批僧人休息。半天工作,半天修炼,基本上这样的情况。晚上一般10点钟左右休息,10点钟左右通过打板熄灯,集体都休息。 

 
     
    天天如此。 

 
   
    记者:  “说到上网,网上的东西自由度很大。你们有管理吗?”

    
    永信法师:“我们的网站是1996年的版本,最初是电话上网,网速极慢,记得当时传一张照片要一顿饭的工夫。后来也宽带上网了。这几年没有大动作改版,主要是大家忙于寺院的整修,忙于寺院周边的环境治理,其他的做一些国内外学术界交流、出版,网站这一块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做它。我们最近准备对网站进行升级。至于管理,我们限定上网的时间,并且集中在一个大房间上网,除了我们的局域网,过滤掉一些不必看的东西外,我们的‘少林网吧’也有现场监管——但是主要还是靠僧人自己的定力,他们利用网络,主要是查一些关于佛教方面的经典,一些著作,过去在藏经阁里面找一本书,核对一个单词很不容易,在网上很容易就能够得到,确实对学习和修行来说是提供了很多很多方便。”

   
    “您,这么忙,也打禅吗?”我们问。 

   
    “只要有时间,我就到禅堂里跟禅师们在一块打打坐,能静下来的话,思考一些问题,这其实是我最向往和最喜欢的生活。”释永信这一刻的神情很静穆:说到禅堂,那是不向公众开放的地方,是少林寺非常重要的场所,也可说是“少林禁地”,我们又称之为“选佛场”,“精进禅堂”,出家人能否用功,主要在禅堂里面能够体现。一般是定力好的、修行高的才可以到这个禅堂里面修行。当然,我们还有一般的禅堂,那是一般初学者修行的地方。

 

  在精进禅堂,我们入住了50位僧人,他们的衣食住行都在禅堂里面,每天坚持十多个小时的^打坐、修行,他们的生活非常单一,通过^打坐解决一些人生的疑情,可以得到一些智慧,得到一些解脱,这是出家人非常重要、非常核心的一个地方。和我们刚才介绍的少林寺普通僧人的生活有很大的区别。 

 

    “少林寺还有哪些修行的禁地呢?”

    
    “我们的生活区,练功区,包括山里面的一些茅棚和山洞,都是游客必须止步的地方。”他说,那都是深山幽谷里的茅棚和山洞,用哪种方式修行,都是出家人自己选择,一旦选择了人迹罕至处,出家人就会在里面待上一段时间,几个月甚至好几年,这样的地方一般游客想找也难。 

 

    “这么说,少林寺僧人并不像外界所传打打手机,踢踢腿,上上网络的现代和尚?”我们疑惑地问:少林寺的规矩很多,寺规很严吗? 

     
    少林寺寺规至今都很严厉,释永信说,寺规是前代住持们定下来的,现在我们少林寺的寺规还是按照老的寺规来执行,要是习惯的话就不感觉严格,但如果不习惯的而且初到少林寺的,会感到非常拘束。 

 
     
    初进寺院有“三规五戒”,一般的沙弥要守“十戒”,像我们受过“具足戒”的僧人,要守250条戒律。戒律的约束还是挺多的,寺院的清规也有很多条,而且每个堂口都有每个堂口的清规,课堂、禅堂、斋堂、殿堂包括方丈寺都有自己的一些规约,这些规约应该都是很严格的…… 
    

    释永信说着这些话的神情之认真,不禁令人想到近年来外界有关少林寺“禅宗乎武宗乎”的飞短流长。 

     
    也就是少林寺究竟是禅学为主,还是武学为主,李阳泉先生有过一篇《学禅随笔》其实很客观、很直观地展示了少林寺以禅学立寺的宗旨—— 

     
    今年深秋以来,少林寺禅堂要连打七个七,我和好友张伯元先生相约来到少林的时候,已经打完了五个七。在永信方丈和少林禅堂首座惠通禅师的特许下,我们获得了极为殊胜的因缘:进入少林寺的第一“禁地”——禅堂,体验了一次“禅者”的生活。 
  

    “当……当……当……”一阵清脆的敲击声由小变大、由远而近,这是钟板在响。禅堂中,这就是号令,被称为“龙天耳目”。钟响的长短和次数都代表着特殊的含义,禅者闻之,便知该如何了。 
    

    禅者们踏着叫香声走进禅室,永信方丈也来了,我和张先生尾随进去。 

     
    禅室正中是达摩祖师的坐像,他微闭二目,嘴角泛着浅浅的笑,让人感到亲切。来不及细端详了,在维那师的一声号令中,众禅者纷纷落座于禅凳上。永信方丈坐进了黄幔下的“维摩龛”里,威仪堂堂。我们也被维那师安排坐下,他冲我们很和善地一笑,轻轻地示意我们,身后有裹腿布。

 

  我把布拿出来,盖在腿上。记得曾听一位法师讲过“十病九风”的道理,在禅堂中,禅者很注意防风。 

 
     
    灯暗了下来,禅堂无比寂静。 

    
    “啪!”监香师巡香的时候,用香板打了一位昏沉着的参禅者肩头,受板的人赶紧坐直了身子。 

     
    这是禅堂中的规矩。坐禅的时候,必须遵守戒律,由戒生定,由定发慧,方可有成。尤其是在众人同修的禅堂中,还牵扯到别人的修行,一定要认真对待。千百年来,禅堂中总结出的规矩无数。其中最为有名的是《金山规约》,各种规矩多达上千条。维那师说,这些规约是历代祖师针对修行者的习气制订的,参禅就是帮你灭掉这些习气,习气灭掉了,妄想也就随之减少了,说到家,还是为了修行者更好地修行。 

     
    监香师用香板打了禅修者,禅修者应当感恩他。据说在一些禅堂中,有的修行者很希望多吃香板,因为这样可以消除业障。我就很希望能挨上一板,算是禅堂的纪念,可这心念刚刚一动,养息香结束了。 

 
     
    非常有幸,在少林禅堂“修行”的几天内,接连听到了永信方丈和禅堂首座惠通老和尚的开示。 

 
     
    永信方丈身为一寺之主,法务甚多。然而,每次回到寺院,第一件事便是到禅堂,看望一下来自天南海北的同参,并和大家共同坐香。这天下午,在惠通老和尚和众禅者的要求下,永信方丈为我们开示: 

    
    “我这次去了好几个国家,所到之处常常听人谈起我们少林的禅堂,很多人想了解作为禅宗祖庭的少林寺,这里的禅者究竟是如何修行的,很多人提出想来这里一起体验,我不敢答应,不敢打扰了各位同参。我对海外友人讲,参禅修行是佛教徒的根本,少林禅产生于少林、产生于嵩山、产生于中原,有着一千多年的根基,是中国禅的直接体现。但中国禅应该是神圣的,也可以有一点神秘……” 

     
    寥寥数语,大和尚道出了一个崭新的概念:中国禅。沿着这思路想下去,就在这五乳峰前,达摩祖师开创了中国的禅宗,一代又一代的传承,直到六祖慧能。一花开五叶,而五宗在禅堂中相会,又归为一统——中国禅。 

     
    然而因为“少林武僧团”,因为《风中少林》,因为500美国少林弟子拜谒祖庭,公众仍然认为“少林”以武事为先,摈弃了“修禅第一”的传统宗旨,是一种“浮华”,有一篇文章甚至这样分析少林寺的“禅”和“武术”不可兼得—— 

     
    目前包括嵩山少林寺官方在内皆认为嵩山少林寺的核心卖点,同时也是嵩山少林寺顺应时势的理论解释,是“禅”与“武”结合的武术禅,而清华大学城市规划研究院提交的“嵩山少林寺景区规划”方案亦是以此为基础。
从商业营销的角度观察,长期而言核心竞争力不存在鱼和熊掌兼得的童话,如果我们把嵩山少林寺当成一个产品来整体看,那么这个产品的USP(独特的销售主张)则有三种可能。一是以“禅”为主要卖点,一是以“武”为卖点,还有就是“禅武并存”的武术禅,乃至“禅、武、医大一统”。 

     
    少林寺焦虑着。 

     
    正如一部标榜驾驶乐趣的赛车很难在舒适性上所向披靡一样,嵩山少林寺内涵“禅”、“武”或者“医”的核心竞争力几乎不能糅合或并存。而从嵩山少林寺的历史干系来看,因为莆田南少林寺的客观存在,嵩山少林寺无法从根本上成为少林寺的全部内容指向。“武术禅”乃至“禅、武、医大一统”的内涵难以糅合,嵩山少林寺的销售主张不能将所有的资源集结于一点去参与竞争,这使得它至今为止并不具备超越武当、峨眉等宗教信仰经营组织的根本优越性…… 

     
    我们就此询问释永信时,后者很是诧异:是谁这么无端地为少林寺号脉呢? 

     
    “少林寺在上世纪80年代大搞形象推广时,的确注重过武术,但是我们早就开始注重禅武结合的文化推广了。”释永信说,在海外,我们之所以还有一些武术表演,更多的是出于少林文化、东方文化宣传的考虑,并不存在彼此割裂的“以禅为卖点”,或者“以武为卖点”的所谓的“焦虑”啊。毕竟,少林寺不是专事买卖的铺子。 

 
     
    我在此要强调的一点是,佛法,或者说佛教文化,从来就没有把“武”和“禅”割裂开来过!严格地说,那是不能割裂的!我们强调“禅武同修”正是佛教的优秀传统,韦陀的武功如何?四大天王的武功怎么样?五百罗汉的武功又如何?他们都是得道的“菩萨”。还有无数的“力士”、“金刚”、“护法伽蓝”、“天龙八部”……在中国禅中,“禅”和“武”不是“熊掌”和“鱼”的关系,而是水乳交融的整体,不是非此即彼的,不是排斥的、对立的因而要讨论怎么才能“兼得”的关系。武,降魔擒妖护法,就是为“禅”服务的,少林禅,恰好遵循了佛祖“禅武合一”的古训,该参禅时,就参禅;该练武时,就练武,这就是少林寺的品牌!这就是我们的“少林学”,哪来什么“焦虑”呢? 

 

    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

 


标签:  | 
将此文分享到:


转载请注明来自莆田南少林寺,本文地址:http://ptnsl.cn/?p=677
除非注明,莆田南少林寺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!
顶部 -->